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凤凰卫视 >

想起那年吃粽子

发布日期:2022-05-26 15:48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我的童年正赶上了三年自然灾害。当时国家经济困难,物资匮乏、商品紧缺,居民的口粮都无法正常供应,记得最困难时城镇每个成年人每天的口粮只有4两,而且还要搭配山竽干,这么点粮食根本填不饱肚子。为了充饥只能自已想办法“综合利用”一些“代食品”。

  母亲晓得我们想吃粽子,但她实在是难以满足我们的愿望。上有爷爷、奶奶,下有我们兄弟姐妹4个,仅靠在外地工作的父亲每月40元的工资养全家,这日子太难过了,平时一日三餐都以粥为主,能吃上山竽干子饭就不错了,现在要吃米粽子,这不是太奢望了吗?那时,我和姐姐已经上小学,算是懂事了,闹闹也就不闹了。可两个妹妹还小,她们见端午前夕母亲还不裹粽子,知道想吃粽子的希望要落空了,呜呜地哭起来。这一哭更引起母亲的心烦,揪住她们的小辫子,每人打了几下。可这一打两个妹妹哭得更凶,爷爷、奶奶见了感到心疼,忍不住责怪起母亲,母亲觉得很委屈,控制不住自已的情绪也哭了起来。

  这时,叔叔来看望爷爷奶奶了,见到家里哭成一团糟,吓了一跳,忙问爷爷奶奶是怎么回事。当听说是为粽子引起的,叔叔叹了一口气,说他家中还有一点干蚕豆,回头拿来让母亲掺一些大米裹几个粽子让孩子们解解馋吧。在这粮荒年代,家家粮食自危,叔叔还能想到我们,难能可贵。

  母亲见叔叔帮助解围,便不再坚持己见,于是吩咐我和姐姐到外面有水的沟边采宽大的苇子叶,我们听了欢呼雀跃。

  一会儿工夫,我和姐姐便提着两竹蓝苇子叶满载而归。母亲拣其中大的苇子叶洗净并用开水烫软,泡软剥好的蚕豆瓣,从粮缸里称了一斤大米淘净,又将棉线泡在水中,便开始包粽子了。母亲裹的粽子是四角型的,不大也不小,一斤米加叔叔带的一斤多蚕豆裹了16个。我知道,这是母亲按家庭人口计算好的。

  粽子下锅后不久便散发出阵阵清香味。我们兄弟姐妹几个早已垂涎欲滴,一个个围着锅台转。几个小时过去了,好不容易等到粽子煮熟,还未等到母亲端上桌,我们就动手抢起来。可这粽子是有计划的,母亲绝不允许我们这样无政府主义,又从我们手中抢过来。分给我们每人两只。尽管这大米蚕豆粽黏性不够,打开粽叶,粽子就发散,然而,我们吃起来却很香甜,一下子就吃完了。可爷爷奶奶却舍不得吃,放在碗里说等父亲回来一起,事后姐姐悄悄告诉我,说爷爷奶奶偏心,从他们的计划粽子里拿了两只给了两个挨打的妹妹。

  时过境迁,现在端午百姓人家吃粽子根本算不上一回事,裹的粽子不但有纯糯米的白粽,还有鲜肉粽、咸肉粽、香肠粽、八宝粽、水果棕、豆沙粽、密枣粽、绿豆粽、莲子粽等等,从超市里更可购到各式各样精美的高品味的粽子。每当端午节来临,回忆过去,常常感慨万千。